Header

2020-06-30 02:07

潘智文告诉记者,目前仙居当地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工作及宣传工作越抓越紧。“我们除了不定期给所有市民发短信、微信提醒外,我们还在当地电视台包下一个专门的电视栏目,专门播放国家公园有关的宣传片,从早上6点开始一直播放到晚上12点,让更多的市民了解和保护野生动物。”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最后的办法,只能等鸟儿长大翅膀硬了,自行飞走。

“公司考虑再三,绝对要保证这几只鸟的安全,我们作出点牺牲也值得。”泮金平说。很快,现场的工人和设备就撤走了。

结果,省里的专家说,猴面鹰这类鸟有个特点,就是比较胆小,如果它们的父母受到惊吓,会选择抛弃孩子逃走,再也不敢回来了。“如果强行为它们搬家,只会是个‘家破鸟亡’的结局。”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仙居县对野生动物保护的宣传也是越来越重视,而当地居民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也是越来越加强。“所以这次施工队愿意停工保鸟,在我们看来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大家都意识到,和一点点的短期财产损失相比,为子孙后代留下这些美丽的鸟类显得更加迫切和必要。”

“当时心里特别感动,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长大了一样。”泮金平说,等三只猴面鹰宝宝自己飞走了,暂停的工程又可以继续施工,“我心里本来应该高兴才是,可不知为什么,一看到那个小鸟呆过的窝里空荡荡的,我的心里有些空落落。看不见这些给我惹了不少麻烦的小家伙,我却有些想它们。”

一转眼50多天过去了,前几天,泮金平再去看时,发现其中两只已经可以振翅自己飞翔了,还有一只显得稍微稚嫩些,也在跃跃欲试。

泮金平是仙居县一家建设公司的负责人,两个月前,他接到一笔大单,要帮电力公司在仙居国家公园里建13座高压铁塔。要求在明年6月完工,工期挺紧。

“小鸟的长势比我想象的要快得多。我每次去看它们,就发现它们有很大的变化,第一次看见,它们全身都黄绒绒的,隔了几天第二次去看,毛色开始出现黑斑纹。之后每次去看,这些斑纹越来越多,颜色越来越浓,而且个头也是用看得见的速度在长大。”泮金平说,看起来,它们的父母将孩子们照顾得很好。

潘智文介绍,管委会已经在公园附近设置了近80台红外相机用来拍摄野生动物,目前已经确认的鸟类有10目30科70种,包括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颈长尾雉以及二级保护动物蛇雕、领脚鸮等。“这次无意中发现的猴面鹰,又为我们保护区的鸟类品种增添了一位新成员。”

泮金平赶紧掏出手机把小鸟拍下来,拿回去给工友们看,没人认得出这是什么鸟。“吃完饭,我们没有立即开工,因为施工的地点离小鸟的窝没多远,我不敢贸然开工,怕噪音会吓到它们。”事实上,在泮金平的工作群里,有好几位仙居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其中一位是仙居生态办主任王利民。“看到泮金平发过来的图片,我请我们林业部门的专家看了下,结果他们也分辨不出是哪种鸟。”随后,王利民将照片发给省里的专家,终于有人认出,这三个鸟宝宝大有来头。

但是,王利民发现,在整个台州都没有有资质有能力收留这个猴面鹰家庭的机构。只有杭州一家动物园有这样的技术,“不过,我们又无法保证在转移的途中不出状况,毕竟鸟太小,可能刚出生才1个月左右。”

11月3日,泮金平带着工人,拉了很多设备来到早就选好址的工作,准备开工。中午休息,泮金平刚扒了几口饭,隐约听到不远处传来几声奇怪的“吱咕”声。这种声音,他以前从未听到过,觉得奇怪,就循着声音找过去。

“我悄悄拨开上面的草,看到在一处低洼的草从里,有3只毛色黄绒绒的雏鸟。看到人,它们也不害怕,大大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我看。”泮金平说,那几只鸟长相奇怪,和刚孵出来的小鸡差不多大小,只是外形看上去很特别,有几分像猫头鹰。可能因为附近有人,它们的父母并不在鸟窝里。

新的施工点离鸟窝不远,泮金平休息的时候,经常抽空悄悄跑过去看看小鸟们过得好不好。“自从知道它们是那么珍稀的鸟,我心里总是记挂,担心它们能不能活下来,会不会受到其他动物的攻击,有没有不法分子来抓它们。”每次都站在远处看一眼,尽量不打扰鸟们的生活。“只有确保了它们的安全,我这一天才会觉得安心。”

“后来我自己算了笔账,我们的设备都很大,需要专业的人帮忙运输,来回折腾一次,光运输费就要两万元。”泮金平说,加上几名工人每天150元的工钱和生活费,也是笔不小的开销。

泮金平又问,能不能帮鸟儿就在附近找个窝,反正环境是一样的,应该问题不大。

对于泮金平来说,因为工期紧,他希望相关部门调查清楚后,拿出可行的方案,尽量不影响工程进度。他向王利民提议,既然是如此珍贵的鸟,政府是否能够出面将它们搬到合适的地方,保护性地喂养起来。

“我们的国家公园覆盖永安溪以南广袤的河谷平原和丘陵地区,是中科院的专家帮我们划分出来的最具备野生动物生长的区块,共有301平方公里,里面有大量保护完好的阔叶林,给野生动生长提供了非常良好的环境。”

潘智文是仙居县环保局的局长,就在今年7月底,仙居国家公园管委会正式挂牌,他兼职担任了公园管委会的书记。

它们的学名叫草鸮,坊间称为猴面鹰,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是世界濒危物种之一,十分珍贵。

那是一处草丛,隔了几米远,就能看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晃动。

泮金平打听了一下,鸟宝宝们从孵化到羽翼丰满能够飞行,差不多要3个多月。这意味着,工程队要等至少两个月。不仅要亏不少钱,原本的工期也要打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