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2020-08-10 13:39

老人告诉我,有时候周围人家有了白事,别人不愿意去做的事情,都由她来做,几十年来做的事情也都问心无愧。

一位孤寡老妇把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婴抚养到中学毕业该有多难?捡破烂、做缝纫活儿的初衷,老人更多是为了养活自己;如果再加上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呢?日常的开销会更大,这笔支出又是如何挤出来的?询问老人,老人耳背,听不明白,也没说明白;询问刘静,幼年的很多事情她也不记得,没有留下太多的印象。

刘静和奶奶居住在廉租房中,为了让奶奶显得更年轻,刘静为她染了发;奶奶手上的手表是刘静花十块钱买来的。图为刘静和奶奶在一起。长城网记者张世豪摄

我想于老人而言,所有的艰辛都归于日常,当艰辛成为日常也就是再普通不过的日子,每天不过是多了一双吃饭的筷子;于刘静而言,很多艰难和经历不足为外人道,很多外人看来的艰辛已经成为习惯。

老人的朴实与真诚让人感动,一些人的漠视让人心痛。采访中,老人说:“曾有媒体报道了她的事迹,但是有人说,你这是在利用孙女来挣钱。所以,大妈跟你说呀,别报道了,我只是学雷锋。”采访结束后,老人让我先等一下,自己开门观察邻居有没有在廉租房的单元门前,确定无人,才让我出去,正常的采访似乎成了“见不得人的事”。

一位64岁的老人靠捡破烂养活被遗弃的女婴,一位80岁的老人为抚养到大、没有血缘关系的“孙女”的上学寻找门路。让我们感动不仅是老人的事迹,更多的是这个社会对真、善、美的希冀与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