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2020-08-14 07:34

据消防部门了解,救援人员赶到时已经有2名男性员工最先被救出送往医院了,在接下去的搜救中很快找到并救出了被困在一楼的一名男子,所幸的是该男子除了腿部有轻微受伤外并无大碍。

新建的厂房才使用没多久,为什么会突然坍塌,里面一家户外用品公司姓周的老板怀疑会不会是二楼堆放的货物太多了。

另据了解,在这次事故中,最后一名被救出的女子周某送到鄞州二院时,心跳、呼吸也均停止。

“我就听见一声闷响,急忙出来看,一看原来是对面的厂子倒了。”隔了一条街开超市的一位师傅告诉记者,吃过中饭后他正在店里搬运货物,突然一声不大的闷响,紧接着灰尘漫天。

陈光禄,老家在重庆,和老婆两人到宁波打工四五年了。昨天,是他到这个席子代加工厂上班第三天,他怎么也没想到会遭遇这惊险一幕。他回忆了事发前后的情况:

昨天下午5点左右,还有一名在这次事故中被埋的女性送到宁波市第一医院。据急诊科接诊的医生介绍,送到时,这名女性心跳、呼吸均已停止。

在隔壁的一家厂房里,老板和记者说倒塌的厂房是去年下半年才建成的。“厂房租给了4家公司,今年过完年才开的工。”

厂房对面开餐馆的王女士说她连声音也没怎么听见。“我就听见消防车的声音,走出店里一看吓了一跳,对面的厂子怎么一下子空了一大块。”

第二位被困的女性员工很快也被发现在厂房偏西的塌方钢梁下面。救援人员在定位后,立即用风镐震碎混凝土楼板,然后用切割机和钢筋剪断器将钢筋和铁皮剪开,下午3点02分,被困女子被救出抬上救护车。直到5点多,最后一名被困女子周某被救出。

陈光禄说,二楼仓库东西放得很多,除了席子,还有纺织品、枕头等物品。

当时和陈光禄一起在干活的还有李海平。李海平家住当地。到医院陪护的家属说,工厂是年后开工的,在那边上班20天左右。

现场一位中年妇女焦急地站在废墟高处朝厂房内望着,据记者了解,里面被埋的女子就是她的姐姐。“刚刚新建的厂房怎么会倒掉啊!”她告诉记者,姐姐姓周,50多岁,横街镇云洲村天益人。这名女士说得知消息后就带着母亲赶到了现场,怎么也不敢相信早上还好好的姐姐如今却生死未卜。

记者看见厂房一楼和二楼之间是用工字形钢架梁和钢筋混凝土分隔的,好几处钢筋已经变形弯曲。除了大量碎石砖瓦,地上还撒满了成捆的竹席、凉席制品。

据了解,坍塌厂房二楼租给了宁波鄞州黎明工艺品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凉席等日用制品,一楼是一家名叫后明模具厂的生产车间。

这个工厂主要做一些席子的拷边、包装等工作。昨天,我正在做席子的包装工作,就是把席子折好,一条条放进包装袋里。这两天,工厂陆续运来了很多席子,堆在二楼,有两米多高。

骨科刘医生是两人的主治医生。昨天下午5点半左右,刘医生介绍了两人的伤情。陈光禄第二腰椎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李海平的伤情相对严重些,左侧肋骨骨折,腰椎侧面也有骨折。截至记者发稿时,刘医生介绍说,两人生命体征平稳。

昨天中午11点吃午饭。11点50分这样开始上班干活。我先是背了一些席子,然后就到二楼开始包装。刚包了两个,就出事了。先是席子倒下来,然后墙也倒了。我在最里面的一角干活,根本就逃不出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房子坍塌了。说实话,被埋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已经没有意识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人把我救起来了,然后就送往医院。

下午3点半,两名消防战士身穿专业设备钻到倒塌夹层空隙里,通过仔细搜寻终于找到了被困女子周某。由于周某上方的楼板上还压着大量竹席等日用品,现场救援人员只能先将上方物品搬离。随后消防人员在定位点周围开凿水泥楼板,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紧张破拆工作,5点左右周某被抬出送上了急救车。

记者赶到时,已经有4人被救出,还有一名女子被压在厂房下方,救援人员正在进行地毯式搜索。坍塌的厂房如今只剩下钢筋结构,二层的水泥楼板整个将一层完全覆盖,坍塌部位为厂房靠西边,几乎一大半已经塌陷。厂房两侧墙体倒塌,掉落大量的砖石将外侧围墙整个推翻,厂区内一辆商务车也遭了殃,前挡风玻璃被砸得粉碎,车顶还有不少碎石。

昨天下午,记者赶到横街镇西王村工业园区,交警已经对园区进出车辆进行管制。从老远望去记者看见出事的厂房为一幢玫红色建筑,上下共有两层,坍塌的部位是厂房的中间部分,现场外围随处可见消防、医护人员。